<label id="l0vl2"></label>

<button id="l0vl2"><acronym id="l0vl2"></acronym></button>
<legend id="l0vl2"></legend>
<dd id="l0vl2"></dd>
<rp id="l0vl2"></rp>

<legend id="l0vl2"></legend>

<s id="l0vl2"><object id="l0vl2"></object></s>
<rp id="l0vl2"></rp>

<progress id="l0vl2"><track id="l0vl2"></track></progress>

    1. <rp id="l0vl2"></rp>

      王曉鷹 | 大師論壇:中國式舞臺意象的現代表達

      出處: 中國舞臺美術學會  2016-05-26


      2016年5月25日,在CISD第三屆國際舞美大師論壇的國內專家講座環節,中國國家話劇院常務副院長王曉鷹導演以《中國式舞臺意象的現代表達 》為主題,暢談了自己從《荒原與人》到《伏生》等作品的哲學理念與美學思考。


      非常榮幸來參加這個中國舞臺美術學會組織的如此高層次的學術活動。我現在在給上海話劇中心排連新戲,我是專門為這個活動,昨天(5月24日)從上海飛回來,然后今天參加這個活動,晚上再飛回上海繼續排練。
      我特別在意這個活動,一方面是因為舞美設計是導演工作的一個最重要的合作伙伴。舞美設計的藝術門類也是導演創作的最重要的合作部門。同時這個論壇的主題,這個戲劇舞臺上的意象也是我感興趣的話題,所以我覺得非常值得千里迢迢地回來一次。



      中國式
      舞臺意象的現代表達
      我的演講主題是中國式舞臺意象的現代表達。話劇要有表層的好看,更要有內涵的品質。鴻篇巨制不是藝術精品的必要標志,“視聽盛宴”有時候可能是“心理快餐”。


      《杜甫》


      《理查三世》


      內涵與意象


      真正的藝術,是“發自內心深處,而又抵達內心深處“的,也即是發生在創造與接受之間的心靈對話和深刻交流。

      只有豐富的情感和深刻的思想浸透其中,戲劇演出才會產生深刻的“意象”。


      《伏生》



      在中國經濟“硬實力”獲得令世人刮目的快速增長的今天,讓世界感受到中國的“軟實力”已經成了迫在眉睫的國家戰略。在文化藝術方面我們可以做的事情,是讓世界不僅認識中國文化藝術的源遠流長、積淀豐厚,更讓世界目睹有著這樣深厚久遠的基礎底蘊的中國文化藝術同樣有著現代生命力和現代感染力,讓世界真切感受到中國文化、中國藝術、中國戲劇的“現代化的創造力”。


      傳統與現代
      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里,國際演藝舞臺上外國觀眾看到的多是中國的一些傳統藝術形態,如戲曲、雜技、民族歌舞、民俗剪紙等。有一種說法,“越是傳統的就越是當代的,越是中國的就越是國際的”,這話有道理但不能涵蓋問題的全部。如果世界對于中國文化藝術、中國舞臺演出的印象僅僅是由傳統的文化信息所構成,世界并不會真正認為中國文化跟上了現代發展,因為我們沒有真正進入現代化、國際化的文化語境。
      應該讓中國文化既保有深厚傳統又進入國際語境。
      達到如此的目的的途徑有很多,在我個人的創作實踐中,我追求一種叫中國文化結構的現代舞臺意象,或者叫中國式舞臺意象的現代表達。


      《杜甫》


      話劇作為一種發端于西方的舞臺藝術,自1907年傳入中國,至今已經有107年。

      中國話劇自上世紀50年代開始進行“民族化”的探索,包括焦菊隱、黃佐臨、徐曉鐘在內的許多前輩藝術家進行了大量的創作與深入的論述,至今已經有60多年。

      時至21世紀,我希望在前輩們的成功創作和深刻闡釋基礎上,進一步拓展這樣的可能性。

      多年來我一直在尋求通過“舞臺假定性”進入戲劇演出“詩化意象”的境界。


      建構于中國傳統文化藝術
      事實上,在戲劇舞臺上通過“假定性”達成意象創造的可能性很多,成功的例子不勝枚舉。
      而我這里說“中國式舞臺意象”,不是通常意義上的“假定性”和“意象”。
      所謂“中國式舞臺意象”,其重點在于,那是一種建構在中國傳統文化藝術的元素、手法、意境、美感基礎之上的整體性的舞臺意象,這些中國傳統文化藝術可以包括戲曲、繪畫、書法、音樂、服飾、面具……


      《杜甫》


      其中最重要的當然是中國戲曲,但它呈現出來的結果肯定不是戲曲本身,還可能完全不像戲曲,但卻會通篇浸透著中國藝術的意韻,整體傳遞著中國文化的美感。

      而且毫無疑問,它應該是現代的,它由現代藝術的創造機制所組合,傳遞著現代的文化信息,內涵著現代的情感哲思。

      一言以蔽之,我希望在話劇舞臺上創造一種集“傳統意韻”和“現代品位”于一身的中國式舞臺意象。


      《荒原與人》

      2006年,我在《荒原與人》中曾作過大規模的嘗試,那個演出幾乎完全由意象化場面和意象化表演結構而成。



      看過劇本的人,大概知道那個劇本的臺詞,80%以上都是內心獨白,不是生活對話,所以我說這個演出幾乎全部由意象化場面和意象化的表演建構起來的。

      在中國傳統戲曲中,常見以鞭代馬,以槳代船,借某一物象的局部以表達人與物的關系,目的在于擺脫物象本身的邏輯束縛,以獲得表達人與人的情感關系的自由。

      《荒原與人》中的意象以此為根基,但顯然比中國戲曲的傳統表達有更強烈的情感和更深刻的思想。

      在表現于大個子對細草的欺辱的時候,以雨衣的纏裹表達二人肉體關系的強力控制和無望的掙扎。



      在表現馬兆新用馬耙犁送細草出嫁時,以韁繩代耙犁以表達二人情感關系上的糾結、撕扯和相互的折磨。



      《霸王歌行》


      2007年的《霸王歌行》,我嘗試使用中國傳統藝術的多種元素和語匯與現代話劇表演的對接組合。

      古琴現場演奏,在宣紙上制造中國繪畫式的渲染效果、用京劇演員以京劇“唱念做舞”的方式與話劇演員同臺表演、直接交流。



      可以說在《霸王歌行》的演出中,通篇充滿了“中國式舞臺意象”。

      給人印象最深刻的意象之一,出現在大家非常熟悉因而也在觀劇中非常期待的“別姬”一場……



      扮演虞姬的京劇女演員一邊演唱著膾炙人口的《南梆子》“勸大王……”,一邊將僅穿白襪的腳浸入一池“血水”……



      然后邊唱邊舞,在由宣紙輔成的白色地面印上一串串鮮紅的腳印……



      表現項羽自刎烏江時,演員高聲誦讀一千多年后李清照的詩句“生當做人杰,死亦為鬼雄”,紅如鮮血的液體噴涌而出,直至將懸掛的宣紙滲透、墜斷、砰然落地。




      《理查三世》

      2012年,參加環球劇院為倫敦奧運舉辦的世界37種語言演出莎翁37出劇目的“Globe to Globe”莎士比亞戲劇節,我排演了《理查三世》。



      我不僅大量使用中國傳統戲曲的舞臺時空結構方式,再次邀請了京劇演員與話劇演員同臺表演,而且嘗試使用中國式思維——“陰陽太極”理論來解釋和表達對理查三世這個邪惡人物的理解。                               



      由于莎士比亞的世界性影響力,理查三世內心的狂野殘暴與身體的殘疾丑陋幾乎是盡人皆知的,但《理查三世》這出戲肯定不是只有一種解釋和處理的方向。我認為,“一個喜歡耍陰謀,弄權術的人,一個對掌握權力、享受權力懷有強烈欲望的人,是不需要任何生理上的理由的!”


      我還認為:“任何一個現實生活中的人,當他被自己心中的欲望和野心所控制,當他試圖使用非常手段去實現這欲望和野心,他就已經開始接近理查三世了?!睆倪@個角度理解復雜人性中的險惡和殘忍,理查三世也許可以被視為一個外部健全而心理殘疾的人。



      當然,國外上演《理查三世》“去殘疾化”的處理也不少見,通常都就是把“殘疾丑陋”這個外部因素直接去掉,讓理查三世完全成為一個外表正常的人。而我卻不愿把莎士比亞為理查三世打上的“殘疾丑陋”這個標簽完全丟棄。我要把理查三世塑造成一個具有中國式思維特點的象征性藝術形象:分別用兩種狀態來表現他的外部健全和內心殘疾。


      這兩種狀態的區分機制是“對白”和“獨白”。莎士比亞戲劇語言的最大特點是對白與獨白交替出現,這給了觀眾一個機會,可以交替看到人物的表面態度和內心想法,而莎士比亞為理查三世寫的“獨白”幾乎全部都在鮮明強烈地表現他內心的邪惡念頭,我們完全可以據此建立一個有充分戲劇合理性的狀態轉變機制……



      “對白”狀態時,理查三世面對的是他人,交流對象是外部世界,劇中人和觀眾共同看到他展現給世人的外部形象,即使不是氣宇軒昂,至少也是俊朗灑脫,他自信,強勢,思維機敏,能言善辯。

      而當他處于“獨白”狀態時,理查三世面對的是自己,交流對象是自己的靈魂,此時觀眾應該能夠看到劇中人或者說世人所看不到的理查三世的另一種令人驚悚的形象——肢體的扭曲痙攣直接投射出他內心的丑陋兇殘!

      當“再現人物正常外表”與的“表現人物丑惡靈魂”這兩種表演方式在演員身上交替出現并刻意往兩個方向盡力擴張時,當“健全”與“殘疾”在同一個人物身上形成對立并多次轉化時,這個中國版《理查三世》理查三世的形象就呈現出了一種非常有中國意味的“陰陽辯證”的狀態,就像一個“太極圖”,有陽面的白,有陰面的黑,兩者相互對立卻又相互依存,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共同構成一個具有獨特完整性的藝術形象。

      這個也是請了京劇演員來演的安夫人,跟話劇演員同臺的,也請了京劇演員去演一些像倫敦塔的殺手這樣的場面。



      我給中國版《理查三世》的演出處理定了兩個原則:一是全劇的舞美、服裝、化裝、面具、大小道具、音樂音響,都盡量挖掘中國歷史文化中的造型形象和藝術語匯,但劇本的情節故事和人物身份絕不改到中國來;二是在整個演出進程中盡可能地糅入中國傳統戲曲各方面的演劇元素,但絕不能排成一個“戲曲式的話劇”。
      這是給自己出了兩個難題,或者向自己提出了兩個挑戰。我想追求一種有自然熨帖的整體感、有真正后現代意義的跨文化藝術呈現。
      我希望達到的藝術效果是用現代拼貼組合方式創造“中國式舞臺意象”。
      舞臺的背景是一個用六條宣紙組成的一個屏風,相當于傳統戲曲舞臺上中的“守舊”。



      我們選取了12個與劇情有關的詞匯,如“權力”、“陰謀”、“殺戮”、“毀滅”、“欲望”、“死亡”等,請著名藝術家徐冰設計了12個“英文方塊字”,書寫于宣紙屏風之上。



      每當理查實施他的篡權陰謀殺一個人,就有一條血紅的顏色從紙上流淌而下。


      劇情最后理查三世被討伐者誅殺,他臨死前站上王座,手舉王冠,厲聲高喊莎士比亞為他寫下的著名臺詞“一匹馬,一匹馬,用我的王國換一匹馬”,背景上“鮮血”噴涌而下,浸透整個紙屏風,視覺效果觸目驚心。



      《伏生》

      2013年排演的《伏生》,我嘗試不直接用中國傳動戲劇的外部形式,而讓整個演出浸潤在中國傳統戲劇的意象神韻中。

      因為我之前剛剛排了《理查三世》,那次我盡可能地用戲曲的方式,但又不是戲曲,而是一個很現代化的用中國方式跟西方戲劇對接的方式,只是盡量用一些戲曲的手段或者是空間的處理的方式。而在導演《伏生》時,我又要有意識地回避直接用戲曲的表面形式。

      《伏生》可以概括為這樣的一出中國戲劇,叫做“從傳統文化深處,走向現代舞臺表達”。



      我對其有三層的表述:

      對文化的再認識,
      對生命的深入挖掘,
      對中國式舞臺意象的創造。


      對文化的再認識

      伏生以特殊的方式在“焚書坑儒”的浩劫中保存了《尚書》。所以說因為中國歷史上有伏生,中國文化中才有《尚書》。然而戲劇《伏生》并非只是為了講述一個兩千年多年前的孔門嫡傳大儒如何傳承儒家文化的故事,劇中伏生的文化理想是寬容相對、多元并存,不以一時一勢的功利需要而取舍存廢,這也許出自伏生本人曾經經歷過的先秦文化“百家爭鳴”的盛況,但我們借此表達的卻是對現代文化觀念的思考和感悟。


      對生命的深挖掘

      任何文化都是“以人為本”的,戲劇中的“文化”更是以人的深刻的甚至慘烈的生命體驗來表達的?!斗穭≈蟹詥伪〉膫€體生命擔起沉重的文化責任,而他的選擇給自己帶來的難處卻是以自己親人的離去甚至犧牲作代價,以他的人格、聲譽、美德的徹底損毀作交換。

      他更難以承受的是心中無法排解的情感自我折磨和道德自我控訴。這是一種生命無法承受之痛,但他卻不能一死了之,否則之前的慘劇都將成為無謂的犧牲,為了他的“滿腹詩書”,他必須活下去,他必須像一只老鼠甚至像一只螞蟻那樣堅持活下去,因為只有伏生在,書才不會亡。這種痛楚、這種慘烈,這種為了文化信念將自己送上祭壇的精神犧牲,形成了《伏生》最震撼人心的悲劇力量。


      中國式舞臺意象的創造

      作為一個戲劇演出,《伏生》更有價值的地方在于,我們在二度創作中以幾乎是竭盡全力地去追求“中國式舞臺意象”的創造,意圖結構一種更高層次上的“中國式舞臺意象”的藝術表達。

      《伏生》的中國式舞臺意象表達,具有中國戲曲的神韻,卻出離了中國戲曲的外形,演員們尤其是伏生的扮演者以及歌隊演員身上,分明可以看到戲曲形體技巧的功底和戲曲龍套程式的影響,但卻全然沒有完整意義上的戲曲化外部形態?!斗分羞€有大量的中國傳統面具、傳統服飾、傳統發式、傳統音樂,但統統經過了現代化的變形處理而成為現代化的整合表達。



      更典型的中國式舞臺意象出現在那些戲劇情境尖銳、沖突強烈的場面,出現在人物內心復雜、情感激蕩的段落,譬如:表現焚書,表現坑儒,表現伏生極其艱難的生命決擇,表現伏生為了向臨刑前的李斯揭開一個“驚天秘密”而背誦《尚書》……



      中國式舞臺意象,在《伏生》的演出中比比皆是,浸透內外,貫穿始終。這就像布景后部那堵由考古發掘現場重新組合拼裝的厚重大墻,用中國文化的傳統碎片,構成了現代藝術的完整表達。


      結語



      什么是中國式舞臺意象?

      1
      中國式舞臺意象,要在中國傳統藝術、傳統美學中浸潤,更要在現代文化語境中表達。
      2
      中國式舞臺意象,要充滿中國情感和中國文化內涵。
      3
      中國式舞臺意象,要注入當代的觀察和當代的哲理思考。
      4
      中國式舞臺意象,毫無疑問要從中國戲曲中汲取豐富營養,但又不是僅僅停留在簡單套用中國戲曲表演程式和形式技巧的層面上。
      5
      中國式舞臺意象,需要中國傳統藝術的美學意蘊,同時需要創造現代化、國際化的藝術語言。


      只有在這個層面上,“越是傳統的就越是當代的,越是中國的就越是國際的”這句論斷才有實際意義。

      今天,我還要充滿感激之情強調一句:

       “中國式舞臺意象的現代表達”的最終實現,其中一個關鍵環節,是與舞臺美術家的深入、默契、愉快的合作!


      謝謝大家。



      中國國家話劇院常務副院長。
      中國戲劇家協會副主席。
      導演學博士,國家一級導演。
      中央直接聯系的國家級專家,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

      近年主要導演作品:話劇《杜甫》、《紅色》、《離去》、《伏生》、《理查三世》、《簡·愛》、《哥本哈根》、《薩勒姆的女巫》、《1977》等;歌劇《這里的黎明靜悄悄》、《釣魚城》、舞劇《十里紅妝》、音樂劇《斷橋》、京劇《伏生》、黃梅戲《半個月亮》、越劇《趙氏孤兒》、評劇《半江清澈半江紅》等。

      由中國戲劇出版社出版了《從假定性到詩化意象》、《戲劇演出中的假定性》、《戲劇思考》等論著。


      文字整理:趙妍
      責編:趙妍

      舞美書店咨詢熱線:010-87507702(周一到周五,9:00-17:00)
      移動網絡媒體的新聞支持
      完善的互聯網媒體與交流平臺
      全球化的學術與行業交流活動
      網站制作
      百納嘉利(北京)劇場管理有限公司
      關注國內外舞美前沿資訊
      舞美行業的權威交流平臺
      小泽玛利亚av免费观看网站_国产免费午夜福利蜜芽无码_沈浪与苏若雪最新章节更新_交换少妇隔壁呻吟